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联系我们

了解李商隐

时间:2019/11/17 13:49:46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8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一目所能及的,仅是一池残荷。枯黄卷曲的荷叶在秋风中瑟瑟地颤抖。一切笼罩在苍茫的暮色中,只有一种难言的哀伤。“荷叶生时春恨生,荷叶枯时秋恨成。深知身在情长在,怅望江头江水声。”这是我读到的最沉痛的一首诗。我常常在想他的一生所经历的事情。生于乱世,跨越了六个朝代。科考落榜,沦为幕僚。...

目所能及的,仅是一池残荷。枯黄卷曲的荷叶在秋风中瑟瑟地颤抖。一切笼罩在苍茫的暮色中,只有一种难言的哀伤。

“荷叶生时春恨生,荷叶枯时秋恨成。深知身在情长在,怅望江头江水声。”

这是我读到的最沉痛的一首诗。

我经常在想他的平生所经历的工作。生于乱世,跨越了六个朝代。科考落榜,沦为幕僚。结篱王氏,却从此陷入了朋党排挤的漩涡中,从此乃辗转于各藩镇幕府间,流浪零落,潦倒而终。

他的平生都不曾安稳过,我始终认为他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中,看破了人情的冷暖,世态的炎凉,可他的血脉之中又发展着很蓬勃的欲望,像汩汩淌着的河水所披发出的水藻和淤泥的腥味,淡淡的,却又是固执的。

我老是能从他的一些无题诗中读到一种淋漓如江河流泻的生命体态。那些诗大都写得颇为隐晦且意境朦胧。

”凤尾香罗薄几重,碧文圆顶夜深缝。扇裁月魄羞难掩,车走雷声语未通……”

华丽的罗帐,轻巧的团扇,艳丽的榴花,以及香炉里金色的灰烬。他用这些凄凉的意境,掩盖了他生射中所有的感伤、迷离。他将他的穷困与落魄依靠在这些刺眼的色彩中,两者强烈比较之下,我看清了他所有的失踪与孤寂。他是那么的骄傲,他不肯直言他的挫败,所以他只能将明明暗暗的忧伤融入一片残暴的繁华之中。让后人来捕捉那字里行间难言的情愫。

我猜想,他经常独自徘徊在夕阳下。兀自望着如火如荼的晚霞。他的眼光穿越如血的残阳,穿越傍晚冗长冗长的街道,穿越烈日下绿色的野外,穿越疆场上的烽烟长河,穿越孤寂的月与幽冷的山,穿次日深月沉的无常,穿越隐约约约的悲喜,呜咽成苍凉的笛声,撒落了一地的碎片。当最后一缕残光隐没在无边的阴郁时,他便低低地吟着那首《乐游原》:

“向晚意不适,驱车登古原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傍晚。”

他的平生是极其苦楚的。我固执地认为,中国历史上的诗人没有一个有他那种深重的忧伤。他的痛不合于李煜,他没有李后主那么寥廓的层面去绝望;也不合于李清照的那些闲愁;更不合于柳三变、温八叉的繁华落尽的悲凉。他平生流浪,平生落魄,所感触感染到的只是一种空漠漠的忧闷,他的世界是空旷而孤独的,和谁也没有关联。而这种苦楚才是最致命的,因为它连惋惜的本钱也没有。

“寻芳不觉醉流霞,倚树沉眠日已斜。客散酒醒深夜后,更持红烛赏残花。”

这也许是他创作的最后一首诗了。于是,一切定格,秋风扫落叶,残酒、残花、残烛,跟着这样的夜一路沉沦,沉沦在他的寰宇里。

昨日的他,只是历史的促过客;今天的我们,也不过是明天的沧海桑田。

时间,会冲淡一切。

正如哲人所说:“生计等于魔难,活着等于炼狱,我们无处可逃,于是寻找天堂。”

他的平生都在寻找属于他的天堂。可惜追求到的却是苦涩的情感。他踏遍了每一寸地盘也找不到他梦中的繁花似锦与地老天荒。

“此情可待成追忆?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我想我终于理解了这首诗的意义。


上一篇:竹林遐想
下一篇:爱梅说
相关评论
菠菜导航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